娛樂

張家輝動腦張翰動手,歷時3年改15稿劇本

來源:新京報2019-11-05 10:17:23 作者: 評論數:0查看:
懸疑片《催眠·裁決》10月25日上映,影片為雙線復雜敘事結構,法庭內外、一動一靜,需要雙線進行入局破局和反轉來去。

懸疑片《催眠·裁決》10月25日上映,影片為雙線復雜敘事結構,法庭內外、一動一靜,需要雙線進行入局破局和反轉來去。目前票房八千余萬元,在懸疑類型片中取得這個成績已經難能可貴。

創作  3個導演3年修改15個版本

《催眠·裁決》是三名新電影人:黎兆鈞、施柏林、劉永泰聯合編劇和導演的作品。這三個人一起搭檔其實并不是第一次,劉永泰說回憶起來三人各式搭配的合作已有十年,雖說這是第一次來拍大電影的機會,但三個人依舊做了足夠的溝通,“這和我們以往積累的默契有關,對于新導演來說,三個人共同執導事實上壓力會小很多,我們由不同的導演去負責不同的部分,溝通得很順暢,最后呈現的質量也比較滿意。”2014年,陳正道執導的《催眠大師》讓催眠題材的電影曾引起了外界關注,但與《催眠大師》相比,《催眠·裁決》的故事線更復雜,需要“催眠”的角色也更多。除了在懸疑元素和催眠戲份上下一番苦功之外,還要加入法庭戲、動作戲與密室逃生戲,對編劇來講,要在有效的時長內講好這個故事,這個任務并不輕。既然有新穎的故事題材,《催眠·裁決》如何將文戲做到百無疏漏,配以點睛的動作戲,完美呈現催眠這一概念成為全片的最大挑戰。

在導演黎兆鈞看來,這部電影包含動作和懸疑兩大元素,但更貼切的形容是一個關于危機處理的電影,既要燒腦又要打得漂亮是這部電影在開拍前就構建的兩個標準,為了給眾多觀眾展現看來比較陌生的催眠與陪審團的概念,主創團隊也找了很多這方面的專家來溝通研究。施柏林告訴新京報記者,從劇本開發到拍攝的整個過程耗時三年,一共改了15稿劇本才達到如今這個成品,不停地改就是要讓整個戲從人物到故事到結構到邏輯都好看:“可能你們會認為這個數字有點夸張,但對于我們來說這個戲的邏輯很重要,要合理通透,所以這期間搜集了很多資料。另外還得給每個角色賦予他的特點,連陪審團里7個陪審員也要有不同的性格,才能讓他們更好的互動。戲里還有三個反派,雖說出場不多,但如何表達個人角色特色與動機,在這些人物塑造上面我們傷了很多腦筋。”

與《催眠大師》相對扎實地給觀眾普及心理學上的科學概念不同,《催眠·裁決》對催眠作用機理的介紹僅僅體現在影片開始階段、許立生給大學生講課的一小場戲里,沒有接受過心理學科班教育的觀眾,也不難看明白許立生在話術上所施展的聲東擊西小把戲。隨后,影片進入法庭戲,在干脆利落地交代完畢案件后,便將劇情迅速引入主線:許立生的女兒被綁架,綁匪頭目要求許立生利用擔任陪審團成員的機會,“催眠”陪審團里的其他成員同意裁定案件被告的謀殺罪名成立。影片的劇情張力,全在許立生如何與綁匪頭目虛與委蛇的同時,完成解救出女兒、查明綁匪身份以及完成陪審團正當裁定工作的多重目標。

表演 文戲武戲平衡互扣

導演之一黎兆鈞表示,“這個戲著力寫的是文戲和動作戲平衡發展,文戲就是張家輝的催眠戲,這個和張翰在外面的動作武戲是平衡互扣的,觀眾可以一邊看著張家輝怎么進行催眠,途中也會突然跳到外面去看,看張翰怎么去救(人質)茵茵。”

張家輝  緊張,感到有興趣

張家輝這次打破動作明星印象,刻意轉換人設,以心思縝密的催眠大師兼陪審團成員許立生的文雅造型亮相,在拍戲過程中他也直呼過癮,幾次表示自己都分不清楚是被催眠了還是在拍戲。

新京報:這個角色為何會吸引你?

張家輝:一宗案件當中的壞蛋綁架了我的女兒,然后讓我控制其他的六位陪審團的投票意向,這是一個非常緊張的困境,也是讓我感到非常有興趣的點子。

2019-11-04 19:33:52新京報 記者:周慧曉婉 編輯:黃嘉齡原創版權禁止商業轉載授權

張家輝動腦張翰動手,這片子3導演3年改了15稿劇本

在懸疑片《催眠·裁決》中,張家輝飾演的國際催眠權威許立生負責室內“靜態”催眠陪審團,張翰飾演的前特種兵楊凱則成為室外解救人質的“動態”擔當。新京報記者專訪導演和主演張家輝和張翰,解析“二張文武互扣”角色看點。

懸疑片《催眠·裁決》10月25日上映,影片為雙線復雜敘事結構,法庭內外、一動一靜,需要雙線進行入局破局和反轉來去。目前票房八千余萬元,在懸疑類型片中取得這個成績已經難能可貴。

創作  3個導演3年修改15個版本

《催眠·裁決》是三名新電影人:黎兆鈞、施柏林、劉永泰聯合編劇和導演的作品。這三個人一起搭檔其實并不是第一次,劉永泰說回憶起來三人各式搭配的合作已有十年,雖說這是第一次來拍大電影的機會,但三個人依舊做了足夠的溝通,“這和我們以往積累的默契有關,對于新導演來說,三個人共同執導事實上壓力會小很多,我們由不同的導演去負責不同的部分,溝通得很順暢,最后呈現的質量也比較滿意。”2014年,陳正道執導的《催眠大師》讓催眠題材的電影曾引起了外界關注,但與《催眠大師》相比,《催眠·裁決》的故事線更復雜,需要“催眠”的角色也更多。除了在懸疑元素和催眠戲份上下一番苦功之外,還要加入法庭戲、動作戲與密室逃生戲,對編劇來講,要在有效的時長內講好這個故事,這個任務并不輕。既然有新穎的故事題材,《催眠·裁決》如何將文戲做到百無疏漏,配以點睛的動作戲,完美呈現催眠這一概念成為全片的最大挑戰。

在導演黎兆鈞看來,這部電影包含動作和懸疑兩大元素,但更貼切的形容是一個關于危機處理的電影,既要燒腦又要打得漂亮是這部電影在開拍前就構建的兩個標準,為了給眾多觀眾展現看來比較陌生的催眠與陪審團的概念,主創團隊也找了很多這方面的專家來溝通研究。施柏林告訴新京報記者,從劇本開發到拍攝的整個過程耗時三年,一共改了15稿劇本才達到如今這個成品,不停地改就是要讓整個戲從人物到故事到結構到邏輯都好看:“可能你們會認為這個數字有點夸張,但對于我們來說這個戲的邏輯很重要,要合理通透,所以這期間搜集了很多資料。另外還得給每個角色賦予他的特點,連陪審團里7個陪審員也要有不同的性格,才能讓他們更好的互動。戲里還有三個反派,雖說出場不多,但如何表達個人角色特色與動機,在這些人物塑造上面我們傷了很多腦筋。”

陪審團成員互動戲份很精彩。

與《催眠大師》相對扎實地給觀眾普及心理學上的科學概念不同,《催眠·裁決》對催眠作用機理的介紹僅僅體現在影片開始階段、許立生給大學生講課的一小場戲里,沒有接受過心理學科班教育的觀眾,也不難看明白許立生在話術上所施展的聲東擊西小把戲。隨后,影片進入法庭戲,在干脆利落地交代完畢案件后,便將劇情迅速引入主線:許立生的女兒被綁架,綁匪頭目要求許立生利用擔任陪審團成員的機會,“催眠”陪審團里的其他成員同意裁定案件被告的謀殺罪名成立。影片的劇情張力,全在許立生如何與綁匪頭目虛與委蛇的同時,完成解救出女兒、查明綁匪身份以及完成陪審團正當裁定工作的多重目標。

表演 文戲武戲平衡互扣

導演之一黎兆鈞表示,“這個戲著力寫的是文戲和動作戲平衡發展,文戲就是張家輝的催眠戲,這個和張翰在外面的動作武戲是平衡互扣的,觀眾可以一邊看著張家輝怎么進行催眠,途中也會突然跳到外面去看,看張翰怎么去救(人質)茵茵。”

張家輝  緊張,感到有興趣

張家輝這次打破動作明星印象,刻意轉換人設,以心思縝密的催眠大師兼陪審團成員許立生的文雅造型亮相,在拍戲過程中他也直呼過癮,幾次表示自己都分不清楚是被催眠了還是在拍戲。

新京報:這個角色為何會吸引你?

張家輝:一宗案件當中的壞蛋綁架了我的女兒,然后讓我控制其他的六位陪審團的投票意向,這是一個非常緊張的困境,也是讓我感到非常有興趣的點子。

新京報:這是第一次和張翰合作,你覺得他戲內戲外表現如何?

張家輝:我覺得他是一個很有禮貌也很認真的年輕人,你看到他演戲的時候,我不知道他真人的狀態是怎么樣,但是我覺得每一次見到他的時候,他都在一種老是表露著一份我要把這個角色演好的狀態,我覺得非常好。

張翰  打戲,拍出來很帥

張翰在片中飾演一位前特種兵戰士楊凱,他在片中負責在匪徒手中營救出許立生的小女兒、也是自己外甥女的茵茵。

新京報:這個角色為何會吸引你?

張翰:因為之前拍了很多(同類型的),我不想讓自己一直處于一個安全區,雖然拍這種戲很辛苦,但是現階段我認為,這種戲就算辛苦,但拍出來很帥。包括我正在拍的一個抗戰戲,也是每一天臉都是黑的,在現場都認不出哪個是我。我覺得在不同的年齡就要去挑戰不同的類型,不同的角色。

   新京報:這是第一次和張家輝合作,你覺得他戲內戲外表現如何?

   張翰:可能想象中家輝哥的性格比較內斂,我倆在現場比較慢熱,一開始就生找話題聊天,就是“最近在拍什么”之類的,感覺我們兩個人性格很像。這個電影我倆的戲份只有一開始和最后是在一起的,中間我們各拍各的,他負責催眠,我負責在外邊拯救,都是打戲,他是一個很有質感的演員,很多地方都能帶動我。


分享到:

  • 感動 0%
  • 路過 0%
  • 高興 0%
  • 難過 0%
  • 憤怒 0%
  • 無聊 0%
  • 同情 0%
  • 搞笑 0%

用戶評論

已有0人評論,0人參與

    ahtv.cn

    關于我們 - 聯系我們 - 版權聲明 - 廣告服務 - 電子郵箱 - 人才招聘

    皖ICP備11010175號-1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1204051 新聞備案號:皖網宣備070010號

    Copyright ? 2019 安徽網絡廣播電視臺

    網警110報警服務?網絡敲詐和有償刪帖?暴恐音視頻舉報專區 互聯網信息舉報電話 紀檢監督電話

    皖公網安備 34010002000078號

    加拿大快乐8最快开奖